风太大了我听不清

做一条很闲的咸鱼。【没人催文不想更了……】

[李泽言×我]《我是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怼我》

1.

我叫悠然,每天睁开眼睛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庆幸自己还活着——

在李泽言的魔爪下顽强地活着。

是什么支持着我在他手下存活到现在?

我也不知道。

可能是因为快破产了对金钱的渴望吧。

 

2.

像我这种对工作特别上心、任劳任怨、听从差遣、做牛做马的N好员工真的不多见了。

真的,不,多,见,了。

所以为什么李泽言还是不满意我的工作汇报?

我是做错了什么他要这样死命地怼我?

想来想去,我只猜到了一种可能性——

大概是我上辈子对他做了特别残忍的事情。

比如?

比如在他熟睡的时候……

掀了他的床板。

 

3.

于是我特别惆怅,以至于在他面前不仅走神,还叹气。回过神来发现他用一种看怨妇的眼神看我,还让我回去好好休息,多喝热水,千万不要放弃治疗。

卧槽什么鬼?我不就叹了个气至于吗?!

所以我用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回敬了过去,并真诚地跟他道了谢。

下了班后,我飞速地解决了晚饭,回到家里洗了个澡,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

不过可能是我最近几天真的太累了,一沾到床我这眼皮直打架。

半梦半醒之间我好像还接了个电话,是谁打来的我已经没印象了,只记得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似乎是……

 

“李泽言,你能不能少说我两句啊?成天这样怼我有意思吗?要不是你这么毒舌,这么冷漠无情,我早就跟你发展关系了……”

“还是十八禁的那种。”

 

4.

隔天,李泽言的表现十分异常,具体原因表现在:我拿给他一份策划案时,他说的话是这样的……

“你这份策划案真的是漏……别出心裁。”

???

什么情况?

我一头雾水,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啊?这是个褒义词没错吧?

他给我指出了策划案里的不足之处后,让我拿回去改过就可以了。

卧槽,这要是在以前,肯定是李泽言N连——

“白痴。”

“这世上能做出这么糟糕的策划案只有你一个。”

“如果有另一个,那绝对是平行世界的你。”

“漏洞百出,连混凝土都填不上。”

“你是不是洗头发的时候,顺便往脑子里灌了好几吨的忘川之水?”

请问我能骂脏话吗?哦不能啊?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5.

我拿着策划案回到公司,翻了一下通话记录想找一下外卖电话,却看到昨天晚上十点半左右的时候,有一通李泽言的电话。

嗯?给我打电话?没有啊,非要说的话,在梦里梦见过他这倒是有,我还给怼回去了呢嘻嘻嘻嘻。

……等等。

梦见他?怼回去?那通电话……

 

请问广大热心网友们,我现在负荆请罪还来得及吗?

 

6.

下午去华锐汇报完季度报表后,李泽言依然没有怼我,这让我觉得十分不舒服,真的,我都快怀疑我是不是被他折磨成抖M了。

简直有毒。

“你怎么了?脸上表情这么丰富?”他突然冒出一句话吓得我把思绪拉回现实。

我决定,为了我们两个人好,我还是把憋了一早上的问题问了出来。

问的自然是那天晚上那通电话的内容。

我问了之后,他居然,可耻地,脸,红,了。

我的妈。

 

7.

电话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居然能让李泽言脸红?这一点,我十分、非常、特别、无比地好奇。

难道是他偷偷告诉我他有暗恋对象了吗?

哎呀肯定是,都快三十了,再不嫁就晚了。

……好像哪里不对?

 

“你不记得了吗?”他问道。

啊?记得什么?那个姑娘的名字吗?呃……翠花?二妞?二狗子?还是狗蛋儿?

我如实回答:不记得,当时我脑子不清醒,如果说了什么冒犯你的话,我感到很抱歉,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于是,他表情变了。

我从他的表情读懂了,他在生气。

 

8.

李泽言生气了,这是什么概念?就是他心情不好了等于……

我要穷了。

我会想了我刚才说的话,三十八个字,字字属实,态度诚恳,字里行间里流露出我的真实情感,完全——没,毛,病。

那他是在不高兴什么?

能不能来个人告诉我,我现在离办公室的门还有几步?远不远?

跑还来得及吗?

 

9.

“你那天晚上没说什么,可以回去了。”

骗人,你当你蒙傻狍子呢?我又不是傻。

我语气里充满了担忧(虚伪):“你确定吗总裁?不说出来的话憋在心里可难受了!说出来可能还会好一点,你真的不说吗?千万别给自己找罪受啊总裁。”

他抬头看着我,问道:“你是真的忘记了吗?”

千真万确。我点头,我不知道他在心里纠结了几次,就看他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开口说道——

“你那天晚上跟我说……”

“要是我少说你两句,不要那么毒舌,”

“你早就跟我发展关系了。”

在他话还没说完的时候我就想转身逃跑。

 

“还是十八禁的那种。”

 

我觉得,我可能,是被雷给,劈傻了。

 

10.

“总裁,童言无忌,求放过!”我赶紧求饶。

卧槽……刚才那几句不是我梦里怼他的话吗?!

但是他似乎知道我会说出类似的话,眼神里闪烁着戏谑的光。他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向我。

要死要死要死,步伐迈小一点不行吗?走慢点不行吗?这下子无路可退了我的妈诶……

两三秒的功夫,他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给了我一个能让我吓破胆的壁咚。

“童言无忌?不知道是谁还说想跟我发生十八禁的关系?嗯?”

“总、总裁我错了。”

“错哪儿了?”

“不晓得。”

“……”

他终于忍不住笑了。

不过我觉得八成是被我的坦然和无畏的精神给气笑的。

“傻……”

他抱住我,头埋在我的颈窝蹭了蹭。

我想,我可能是喜欢他的,并且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被他怼着怼着就给怼习惯了,否则我也不会……

现在像揉一只大型犬的脑袋一样摸他的头给他顺毛。

诶嘿嘿嘿嘿。

 

=END=


评论 ( 3 )
热度 ( 81 )

© 风太大了我听不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