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欣网吧前台网管小哥

早班7:00~12:00 上网一小时5块 网吧禁止酗酒者进入 谢谢合作。[个人照片看头像]

【叶我】记一次特别幼稚的聊天

#叶修×我#

[事先声明啊以下文章中的“我”不代表我本人] 

[是的我就是在做梦]

[所以别叫醒我_(:зゝ∠)_]


==============

我看了眼墙上的时钟,现在已经快六点了,他已经待在游戏房里玩了十多个小时的游戏了。我看着玻璃橱里的四座奖杯和几张证书,叹了口气,盛好饭夹好菜走过去推开游戏房的门。

 

“战斗法师龙牙!一团布陷阱!二团的别和微草的环卫纠缠了!三团的治疗别愣着啊!”电脑前的人正戴着耳机指挥着战斗,一手飞快地操作着键盘,另一手则是快把鼠标给按烂了,“这次的野图BOSS又是我们的了!大家加油啊!哎黄少天你不去准备季后赛你来凑什么热闹!给我回去!……”

 

他没有察觉到我进来了,我也没去打扰他,拉过椅子坐在旁边看他指挥。对于游戏我是属于那种比起自己玩还不如看别人玩的那种人,我其实也会玩荣耀,说起来还是因为旁边这货才玩的,只不过我玩了几十分钟我就撑不住了,因为我……晕、3、D,而且他可是被各大战队视为荣耀里最大的BOSS,看着他狂虐其他战队,我心里也是一顿暗爽。

 

此时游戏里的混战已经结束,消灭野图BOSS得到的丰厚奖励顺其自然地就落入兴欣公会的仓库里。叶修摘下耳机揉了揉耳朵,转过头才发现到我,我把饭往前推了推。

 

“你进来了怎么不叫我一声儿啊?”他从我手上接过碗和筷子,扒了口饭,咽下去后就问我,“你在这边看了多久了?”

 

“几分钟而已。我本来是想叫你的,但是看你在指挥团就没打扰你,而且我自己也看入神了。”我笑了笑,站起身,“我去给你盛碗汤。”

 

他点了点头,我刚走到门边,他叫住我,“等等,我有件事儿想问你。”

 

“什么事儿啊?我回头问道。”

 

他挑了挑眉,“你先帮我把汤盛过来我就告诉你。”

 

“幼不幼稚啊你……”我无奈地去厨房盛了碗汤放到他桌上,同时远离键盘和鼠标,“说吧,什么事啊这么神秘?”

 

他喝完汤抽了张纸巾擦嘴,“唔……也没什么,就是问你有没有很想去玩儿的地方。”

 

我脑子还没运转过来,愣是听不明白他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玩意儿?”

 

他把手放在我脸的两侧然后往中间压(我觉得此举是特别惨无人道的),一字一句地说道:“我问你,你最想去哪里玩?听清楚了没有?”

 

“*%……%¥%¥……(我最想去哪里玩?)”我自己都听不出我说了什么,“&%……%!&……%&¥¥!@!!&……(你先松手!啧!松手!混蛋!)”

 

我觉得他可能是听不懂我在乱七八糟地说些什么,于是在我的怒视之下,他终于大发慈悲地松了手,“你说的是哪国的语言?”

 

我揉了揉脸,“你、你刚才问我的那个问题……是真的?”

 

“我骗你干嘛。”

 

听到这话我差点夺门而出跑圈儿去了,但是转念一想,这不对啊,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呃……我想去楼下的小区公园玩儿。”

 

他狐疑的看了我一眼,“讲真?”

 

“我骗你干嘛。”我把他的话原封不动地送还给他,但是我怎么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这货听到我的话,脸上的笑意越深了。

 

果然是有陷阱吗?!

 

“是嘛?那太好了!”他一拍大腿,“我本来还想着带你出国玩儿几天的,现在看来是不用了。”说完就拿着碗筷去厨房。

 

卧槽?!我刚才都说了什么?!我都说了什么?!啧……我这嘴怎么就这么欠呢!!!

 

然后我就听到厨房悠悠地传来一句:“哎哟我这手刚打完游戏,洗完都洗不动了……”

 

机会啊机会!就算是坑我也要为了能出国玩奋不顾身地跳下去。

 

于是——

 

“叶大爷您歇着!放着让小的来!”我像龙卷风一样刮出房间直奔厨房,把他撵了出去,然后挽起袖子开始洗,某人就幸灾乐祸地走过来看。

 

“原来你会洗碗啊。”他抱着手臂靠在冰箱上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

 

我回头看他一眼,“听你这语气说的好像我不会洗似的。”

 

“那你为什么总是让我洗?”我听出他语气里有一丝不满,“不行,以后周一到周五我洗,你负责周末。”

 

“可以啊,还有呢?”反正我是打定主意今天要跟他签订许多不平等条约了,但是看情况……这第一条还是挺公平的嘛。

 

“嗯……”他犹豫了一会儿,“你喜欢孩子吗?”

 

“不讨厌,还行吧。”

 

“那我们生一个?”

 

“嗯……嗯?!啥?!”我被他吓得手一抖,手里的碗差点摔出去“你你你!你再、再说一遍?!”

 

“哎碗!碗!”他也被我吓得护住了碗,从我手里拿过去放进消毒柜里,“我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看把你给吓的。……鉴于你刚才的狗腿表现还是不错的,说吧,你想去哪儿玩啊?”他伸手揽住我的肩膀带着我在客厅的沙发坐下。

 

“法国啊。”

 

“法国?”他看了我一眼,“为什么?”

 

“因为有吃的啊。”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我看到他在那一瞬间的眼神里带有六分鄙视,三分惊讶还有一分不解,我作势要跳起来抗议,“我靠你这是什么表情?”

 

他连忙拉住我,“哎哎哎!冷静!啧,不是,我是想,你们女生不都是喜欢买衣服买鞋买包买化妆品的吗?怎么……怎么到了你这儿画风就……就变得这么清奇了啊?”

 

“哦,那你看看我像是一般人吗?”我厚着脸皮问他。

 

“啧啧啧,不错啊,没想到你跟我在一起久了也变得这么没下限了。”他还颇为赞赏地点了点头。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不动声色地反击。

 

“那我肯定得是前半句。”

 

“卧槽叶修你脸呢?”

 

“这不都给你了吗?”

 

“……你给我洗澡去赶紧的。”

 

“哦……”他站起身往卧室走,我跟在他后边,他回头问我,“那你干嘛?”

 

我推着他往前走,“我上网找找那边有什么好吃的呗,好不容易出去一趟,可要好好吃个够。”

 

“你不怕胖?”

 

“嘿你看我像是胖的样子吗?”

 

“脸呢?”他挑着眉问我。

 

我翻了他一个白眼,“都被你啃光啦。”

 

“你真的是越来越没下限了。”他拿了衣服笑着钻进浴室。

 

“还不是都跟你学的……”我抱着笔记本坐在床上小声嘟囔了一句。

 

过了一会儿我就困得不行了,就在我整个头都快埋进电脑键盘里的时候,一团热气直接往我身上扑过来,我把电脑放在旁边,晃了晃脑袋,问道:“你洗完啦?”

 

“嗯,你也快去洗吧,我看你快被电脑给吸光精气了。”叶修把我从床上拉起来,翻开笔记本开始浏览网页,“让我看看你都找了什么攻略啊……”

 

“你慢慢看哈……”我随手拿了套睡衣打着呵欠就进浴室洗澡去了。

 

“你洗澡悠着点啊!别在浴室里睡着了!”

 

“昂……”我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关上了门。

 

 

我洗完澡后人终于是清醒了一点,但还是抵挡不住汹涌袭来的困意。我爬上床整个人是直接瘫在上边儿一动不动,天打雷劈都劈不醒我的那种。

 

“咦?这么快就睡了?”

 

“还……没……有……”我努力地抬了抬眼皮,“我……醒……着……呢……”

 

叶修把电脑关了放在床头柜上,拍了拍我的手臂问道:“你知道你枕头在哪儿吗?”

 

“嗯?……”我已经没有精神去回答他了。

 

“你往上面再挪一点,再挪一点,对,好,别动,再往左滚一圈……”

 

然后我就滚到床底下去了。

 

我从床底下爬起来瞪着他,他居然还在笑!就不会憋着吗!还笑得那么大声!

 

“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他笑着问我,“像只兔子,一只很蠢萌的兔子。”

 

“我特么不就是穿了兔子睡衣吗!”我扑上去咬他手臂,“你再笑!你再笑!”

 

“哎!我错了!我错了!”他连忙求饶,然后看着我,“这下不困了吧?”

 

我擦掉他手臂上的口水,咬了咬牙,“困!怎么不困!我又不像你可以熬一整晚。”

 

“好好好!困了那就睡觉!”他帮我摆好枕头,“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啊?”

 

“后天?”我躺在床上盖好被子,“但是绝对不能明天早上出发!我起不来……而且我们还要留时间准备行李。”

 

“行。”他点了点头,也躺了下来,还顺手把床头灯给调暗了些。

 

我转过头问他,“那游戏怎么办?”

 

“游戏暂时放一放呗,还有其他人呢,他们能解决好的。”他闭着眼睛回道。

 

“嗯。”我也闭上了眼睛准备进入睡眠。

 

在半梦半醒之间我隐隐约约听到好像有个人问了我一句:“孩子的事情你怎么想的?”

 

我翻了个身,脑子里一片混沌,回答道:“不怎么想……”

 

“所以?”

 

“啧,你喜欢就生,不喜欢就别生,很简单的事情嘛你还问我呀。”我抱怨了一句。

 

“……靠,还能这样的?”那人对我的回答有点震惊。

 

“……%%¥#¥#……&……%”

 

“……你说什么?”

 

“我说你好烦啊……”

 

“……”

 

= = = = = = = = = = = = = =

 

隔天早上我跟叶修说起这件事,叶修没说话,只是微笑着给我看了个表情包,上面写了四个字。

 

累觉不爱。

 

十分机智的我顿时就知道了些什么,但是我很理智地没说出来。我怕我一说出来我估计就得被他从阳台上像流星一样丢出去。

 

所以,为了保命,我选择做一只鹌鹑。


一只安如鸡的鹌鹑。[微笑]


评论
热度 ( 9 )

© 兴欣网吧前台网管小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