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欣网吧前台网管小哥

早班7:00~12:00 上网一小时5块 网吧禁止酗酒者进入 谢谢合作。[个人照片看头像]

七年之痒(也没痒到哪里去

#看两个傲娇怎么谈恋爱

【渣文笔慎入】

【CP:米英、露中、法加】

【一章完结】

亚瑟站在书店门口看着阿尔弗雷德和一个金色短发的女孩一起出现在对面的街道。

 

两人并肩同行,欢声笑语。

 

哦,看呐……他们俩笑得多幸福。

 

他和那个女孩儿在一起一定会过的很好。

 

亚瑟·柯克兰这样想着,就提着购物袋回了家。

 

亚瑟是他的朋友们公认的像教科书一样傲娇但是心思却异常细腻的男人,而阿尔弗雷德则是一个故意不读空气,不会看氛围,情商持续下线的笨蛋。

 

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是啊……

 

他和那个一日三餐都想吃汉堡的蓝蓝路狂热粉是怎么在一起的?

 

打开们,就听见王耀把薯片嚼得“咔嚓咔嚓”响,亚瑟朝他丢了一只拖鞋过去。

 

“你的吃相能不能绅士点?”

 

“不能。”

 

亚瑟也懒得管他,提着袋子走进了厨房准备做饭。

 

他和阿尔弗雷德在一起了六年,这六年里他们吵过,也和好过,床头吵架床尾和。他承认,他是口是心非了点,性格也很别扭,但是他也有道过歉,他也时常包容阿尔弗的伪KY和乐天过了头的心态,却终究还是顶不住第七年。

 

他记得王耀说过,这在中国有一个词语叫什么来着?

 

好像叫七年之痒来着?

 

王耀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柯克兰大厨,咱今晚吃什么大餐?”

 

柯克兰先生淡淡地回了一句,仰望星空派和黑布丁。

 

王耀差点没吓晕过去。

 

“那个,耀,”亚瑟把菜放到水龙头底下清洗,王耀躺在沙发上翘着腿,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咋了?”

 

“我看到他了。”

 

“什――嗷!”话还没说完,王耀从沙发上滚了下去,好不容易爬起来后顾不上摔疼的屁股,冲到亚瑟身旁问道“你真的看见他了?!然后呢?他有没有看到你?”

 

亚瑟拿过放在一旁的案板和刀开始切菜,“这倒没有……他和一个女孩在一起。”

 

王耀心疼地环抱住他的腰,“我可怜的小美人儿……你说他会不会是故意气你的才和那女的在一起啊?”

 

亚瑟回头看了他一眼,摇头,“不太可能。”

 

“噢我的老天!!”王耀收紧了放在亚瑟腰间的手,还把脑袋放在亚瑟肩上蹭“我好心疼你啊亲爱的嘤嘤嘤……”

 

“得得得,你恶不恶心……还嘤嘤嘤,要是让伊万看到这画面我得被他拿着水管追好几条街。起开,我看看水开了没。”亚瑟拖着王耀走到电磁炉面前,拍了拍王耀的手臂,“水开了,王大厨帮个忙呗。”

 

 

“阿尔弗,刚才马路对面穿褐色风衣那个就是你男朋友?”艾米莉用手肘撞了下阿尔的腰,回过头瞄了一眼亚瑟走远的背影“挺帅的嘛!你为什么和他分手?”

 

阿尔弗雷德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大概……可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和他分手。”

 

“肯定是你的错。”艾米莉点了点头,“一定是你太傻缺人家嫌弃你了。整天只知道汉堡汉堡,都没把人家放心上。”

 

“你不也是整天喊着要吃热狗!你有什么资格说我?”阿尔朝艾米莉扮了个鬼脸,“没话说了吧?”说完后拔腿就跑出老远。

 

“嘿你这臭小子!”艾米莉把袖子往上拽,“老娘今天不把你打得在地上求饶我就不姓琼斯!站住!”

 

 

“亚瑟,问你个问题。”王耀把刀往案板上一拍,然后按住亚瑟的肩膀让他面对自己,“你必须如实回答我的问题。”

 

“哎奶油快好了你干嘛……”亚瑟看到王耀一脸的严肃,便叹了口气,“唉……好,你问吧。”

 

 

 

“你到底还爱不爱他?”艾米莉一脚踩在阿尔弗雷德的背上,疼得阿尔龇牙咧嘴,“别给我装,回答我,你到底还爱不爱他?”

 

 

“……”亚瑟微微低下头沉默不语。

 

王耀无奈地问他:“你还是爱他的,对吧?”

 

“我……我也不知道。”亚瑟摇着头,“大概吧……看到他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我……很难受,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

 

 

“我看到他自己一个人从超市出来……心里像是被刀子捅了很多次的感觉,他和以前比起来更瘦了……”阿尔弗雷德捂着脸,“我还爱他啊……特别爱特别爱……”

 

艾米莉收回了脚,“起来吧。”

 

“耀……”亚瑟抬起头看到王耀一脸的无奈,点了点头,“是,……我还爱他。”

 

王耀觉得自己的智商要被这两个傲娇给拉低了。

 

“既然如此那你们为什么要分手?”

 

“阿尔弗雷德那个笨蛋……你知道的,他从来都不理解我……一意孤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完全都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他还去酒吧喝得醉醺醺的,我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以及看到了……他脖子上女人的唇印。我……我不愿意去想那些不好的事情,我……”

 

 

 

“亚瑟他从来不问我为什么晚归!而且我故意在身上沾上那些酒吧里劣质香水的味道试探他,他也从来都没有反应!我也让陪酒的姑娘在我的脖子上留下唇印,噢那真恶心,但是他一点都不在意!他只是那毛巾把唇印擦掉而已!他一点都不爱我!”

 

“他那是对你的信任!毫无保留的信任!他对你一点也不怀疑!你真的以为他不在意吗?……阿尔弗,你向我抱怨了这么多,你为什么不想想你是否在意过他的感受?你理解过他吗?如果我是他的话你早就被我肢解了。他能做到对你绝对信任,这世上有多少的情侣能做到这样?你认为他不爱你吗?啊?阿尔弗,你自己真应该用你那装满了汉堡的脑子好好想想!……我的上帝啊我怎么会有一个情商如此之低的弟弟。”艾米莉说完便摔门走了出去。

 

王耀关掉电磁炉,拉着亚瑟走出厨房到沙发上坐下,“亚瑟,你听我说,阿尔他的做法和想法虽然是幼稚了点,但是你想想,他做的哪一件事情不是为了你?”

 

“那香水和唇印怎么解释?”

 

“哎呀……你喝醉了的时候不也是都把衣服给脱了嘛……”王耀接到亚瑟的一记眼刀后马上转移了话题,“你觉得他会是那种出去沾花惹草的人吗?据我所知,他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可是都没有跟任何陌生的女性说过话。而且,既然你选择对他的这种行为保持沉默,那也表明了这是你对他的一种信任不是吗?不过……他会怎么理解你的‘沉默’这我就不好说了。”

 

“……这话怎么说?”亚瑟微蹙着眉。

 

王耀清了下嗓子,“根据我家梅梅告诉我的,以阿尔肥这货的情商来看的话,他很有可能会把你这种沉默的行为给理解成是你对他完全不在意。”

 

“我怎么可能会不在意他!”

 

“可是他未必这么想咯。”王耀耸了耸肩,“他想得太少,你想得太多,而且你还这么傲娇……”

 

“换个词。”

 

“口是心非,他总是要思考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太不坦率了亲爱的。”王耀揉了揉亚瑟的头发,“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

 

“有道理……但好像哪里不对……”亚瑟眨了眨眼,“你说据你所知,你从哪知的?”

 

王耀拍了拍他的头笑得一脸纯良,“这不在你的疑问范围以内哦。”

 

亚瑟觉得背后有点冷。

 

 

 

“艾米莉!”阿尔弗雷德突然朝天花板喊了一声。

 

把躲在门外的艾米莉吓了一跳,“你想吓死我啊!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

 

“不用想也知道你会躲在外面,”阿尔小声嘟囔了一句,“我都隔着门缝看到你的事业线了……艾米莉,我想见他。”

 

“What?”艾米莉选择忽略掉中间的一句,“亚瑟吗?”

 

 

“我觉得你应该找个时间跟他面对面好好说清楚,好好解释解释。”王耀撕开一小袋巧克力豆。

 

“我也是这样想的。”亚瑟夺过王耀手里的巧克力豆,“要吃饭了,少吃点。”说完便把剩下的几颗巧克力豆全倒进了自己的嘴里。

 

“好吧,看在你跟弗朗西斯学了那么久的菜厨艺总算进步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再吃一顿好啦!”王耀屁颠屁颠地跑去洗手。

 

 

阿尔弗雷德几乎是要冲出家门。

 

“明天,明天你们就好好解释清楚。”艾米莉拿起手机点了几下屏幕然后收了起来。

 

“Now!我现在就想见他!”

 

“阿尔弗你冷静点OK?你现在这样子怎么去见他?”艾米莉踹了他一脚,“走,我们吃晚饭去。”

 

 

 

“亚瑟,你等会儿见到他你别太激动啊……有话一定要好好说,不要动手……就算要动手下手也得轻点,万一把人给打残了就不好了。”王耀在车上对亚瑟说。

 

亚瑟翻了个白眼,“你以为谁都像你啊?……不过,耀,我有点紧张。”

 

“别方亲爱的,来,抱紧我。”

 

“滚。”

 

 

 

“阿尔弗,等一下你就好好跟人家亚瑟解释,不要一看见他就想扑上去,知道了吗?”艾米莉看着坐在身旁发呆的阿尔弗雷德,咬了咬牙,一个手刀劈在阿尔弗雷德的背上,“你听到我说话了没?!发什么呆呢你!”

 

“嗷!好痛的!你下手不会轻点啊!我听到啦!”阿尔疼得龇牙咧嘴,看到王耀的车停在了咖啡厅的门口,急忙跑了出去。

 

 

亚瑟和王耀下了车,看见阿尔弗雷德站在门口等他们,亚瑟拽了拽王耀的袖子。

 

“耀,我可以打人吗?”

 

“不可以。”王耀拍了拍他的肩膀,“放轻松伙计。”

 

“收起你那该死的翻译腔吧。”

 

这两人一边拌嘴一边走到了阿尔弗雷德面前,亚瑟直接绕过他走进了咖啡厅,阿尔弗雷德还来不及和他打招呼。

 

“亚……瑟…”阿尔弗雷德回了一下头,“我想他应该很生我的气。”

 

王耀笑了笑,“他只是傲娇了而已,他早就原谅你了。走吧,进去说。”

 

 

“你就是亚瑟吧?”艾米莉看见亚瑟走了过来,“我是阿尔弗雷德的姐姐,艾米莉。”

 

“很高兴见到你,女士。”亚瑟回握住艾米莉的手,在艾米莉的手背上吻了一下。

 

艾米莉有那么一瞬间想把阿尔弗雷德塞回娘胎里重造。

 

这么好一孩子怎么摊上了阿尔弗这种笨蛋呢卧槽!!!

 

“你好,我是王耀,亚瑟的朋友。”王耀走到亚瑟身边,朝艾米莉点头。

 

“噢你好!我第一次见过这么漂亮的中国人。”艾米莉友好地握着王耀的手。

 

王耀在内心“呵呵”了一句,“谢谢。”

 

他偏过头在亚瑟耳边咬着牙小声地说:“你不是说她是阿尔弗雷德的女朋友吗?”

亚瑟也小声地回答道:“我哪儿知道她是阿尔弗雷德的姐姐!”

 

‘叮――’艾米莉的手机突然响起,她抱歉地笑了笑,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罗莎发来的信息,她指尖滑过轻触屏幕,信息便显示了出来。

 

『To:Emily

               进展如何?

                    From:Rosa』

艾米莉飞快地点了几下屏幕。

 

『To:Rosa

            你哥已经在这里了,情况还好.但是我肚子好饿啊……T T

                  From:Emily』

 

『To:Emily

            我想我们今晚可以去蓝蓝路吃一顿。.……大概吧。

                     From:Rosa』

 

『To:Rosa

            在家等我!我马上过去!

                      From:Emily』

艾米莉发完最后一条短信后丢下一句“我临时有事,就不陪你们了!byebye~”然后像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留下面面相觑的三人。

 

‘嘟――’这次响的是王耀的手机。王耀骂了声“靠!哪个没眼力见的小兔崽……子……”之后拿起手机一看,顿时不敢再骂下去,同情地看了亚瑟一眼便走出去接电话,只留下阿尔弗雷德和亚瑟两个人面对面坐着。

 

此时此刻正坐在家里的伊万看着桌子上的手机,轻笑了一声,“那个粗眉毛借了小耀那么久,是时候该还我了。”

 

王耀走到外面接起手机,“伊万?怎么了?”

 

对面的声音听起来可怜兮兮,像是一个受欺负的小孩子,“QLQ小耀……万尼亚想吃你做的红烧狮子头、东坡肉、麻婆豆腐、小笼包、蒜泥白肉……万尼亚好想你呀~QLQ你什么时候回家啊?”

 

王耀听到伊万的声音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好好好,我马上回去,伊万你别伤心了……”结束通话后,他急匆匆地给亚瑟发了条短信便开车消失在咖啡厅门口。

 

咖啡厅隔间内的亚瑟和阿尔弗雷德都沉默不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叫做“尴尬”的东西。

 

‘嗡――’一阵手机放在桌面振动的声音破除了尴尬的氛围。

 

亚瑟点开信息,顿时石化。

 

『To:Arthur

           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解决吧!我家万尼亚在家嚎着让我回去,那哭的撕心裂肺的啊……我心疼死了,所以你自己看着办吧!该出手时就出手!就这样!

                From:王耀』

 

阿尔弗雷德偷偷瞄了一眼亚瑟的表情,问道:“呃……怎么了?”

 

“没事。”亚瑟把手机放回桌上,“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洗耳恭听。”

 

“亚瑟你不要这样子好不好……”

 

“要不然呢?你还想让我怎么样?我们已经分手了琼斯先生,想要重新在一起这种话我劝你最好还是收回去吧,这是不可能的。”亚瑟冷冷地看着他,“我真的是看错人了……居然在你这种人身上浪费那么多感情。”

 

“要是知道你会去酒吧跟陪酒女鬼混,我可能会选择回伦敦工作。噢老天,那些劣质香水的味道可真是恶心。”

 

阿尔弗雷德抓住亚瑟的手,“亚瑟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亚瑟抽回自己的手,“哦?不然是什么样子?我是不是该庆幸你去的不是gay吧?”

 

“……是故意的。”阿尔弗雷德低着头。

 

“What?”亚瑟皱了皱眉头,“Excuse me?”

 

“唇印是我故意让人留的,香水味是我故意沾到身上的。”

 

“什么意思?故意的?我听不太明白。”

 

“我是为了试探你才……”

 

“你他妈居然试探我?!”亚瑟拍了下桌子气冲冲地站起来,“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亚瑟你根本就不在意我!自从我们在一起了那么久以后……你就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所以我才――才想了这个方法来试探你,其实我那时候根本没醉!”阿尔弗雷德也站了起来,“谁知道……你看到唇印后根本就没有反应,甚至没有质问我唇印从何而来……”

 

亚瑟冷笑了一下,“阿尔弗雷德,你有没有脑子?”

 

“什么?”阿尔疑惑地看着他。

 

“我问你你是不是没有脑子?!我们在一起了六年,六年!我比任何人都要更了解你,你居然还怀疑我不在意你?!呵,真是可笑至极!”亚瑟坐了回去,“你的想法和小孩子一样幼稚。”

 

“我当时闻到你身上的香水味的时候我还在劝说自己不能怀疑你,还在极力地催眠自己你不是那种人,但是,当我看到你身上的那个唇印的时候我的大脑一瞬间就崩溃了你知道吗?!我帮你擦完身体后我跑到王耀他家找王耀哭了好久……你……呵。”

 

“亚瑟……”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真的是罪孽深重,各种方面上。

 

“好了,该说的都说完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亚瑟抓过手机起身就要迈出隔间,却被阿尔弗雷德从背后抱住。

 

“放开我!……阿尔弗雷德!”亚瑟用手肘往身后一顶,阿尔弗雷德便松开了手,亚瑟抓住时机推开隔间的门跑了出去。

 

阿尔弗雷德揉了揉痛处也追了出去。

 

亚瑟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跑,阿尔弗雷德就跟在后面追,亚瑟跑累了放慢脚步,阿尔弗雷德就跟他保持五米的距离在他后面走。

 

一路上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特别是一些双眼放绿光的少女。

 

“伊莎,你看他们……”

 

“看到了看到了!”

 

“但是看样子……他们似乎在闹别扭来着。”

 

“唉……傲娇难哄啊,不知道那个攻会怎么做呢。”

 

“心疼攻5s.”

 

“等等……梅梅,走前面的那个不是你哥的朋友吗?”

 

“欸?”

 

 

 

阿尔弗雷德看亚瑟走进了公园,也跟了进去。

 

这个时间点人们都回家吃晚饭了,公园里只有他们俩。

 

亚瑟停住了脚步转了过来,阿尔也停了下来。

 

“我说……你还要跟着我多久?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烦啊……”

 

阿尔弗雷德听到亚瑟的声音带了哭腔,便走了过去,轻轻地拉住亚瑟的手,“亚瑟……抱歉……”

 

“这么久以来我一直都忽略了你的感受……但是我有很多话一定要跟你说。”

 

“……其实我也觉得自己还不够成熟,做了很多幼稚很可笑的事,”

 

“但是这些事我都是为了你才做的,换作别人我才懒得理他呢……。”

 

“分手之后,我觉得我整个人都不好了,饭都吃不下,精神恍惚,也不想去工作……艾米莉都说我跟行尸走肉没什么区别,啊……大概吧,或许是因为你啊,因为亚瑟你是我的灵魂啊,灵魂跑了只留下一具躯壳有什么用呢?”

 

亚瑟心说,你都这样了那我呢?我就不难受了?

 

“不过啊……我在想,亚瑟你可能情况会比我更糟糕,我觉得你不是那种无缘无故就说分手的人,至少在我心里不是,分手后不久我就想找你重新开始了。”

 

“但是我发现你换手机号了,连住址都换了,你就这样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我就拼命地向别人打听你的住址和手机号码,但是……都没有人愿意告诉我。”

 

“我想,你可能是真的不喜欢我了,但是我还是想要找到你……跟你解释向你道歉来着。”

 

“我喜欢你啊亚瑟……特别喜欢的那种喜欢…喜欢得快要死掉的那种喜欢……想要跟你结婚的那种喜欢……”

 

“那应该是爱吧……笨蛋。”亚瑟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哦对,是爱……”阿尔弗雷德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亚瑟,我爱你,特别特别爱你,真的真的很爱你,我保证我以后肯定会听你的话……你能不能……原谅我?”

 

亚瑟擦掉眼泪看着阿尔低着头一副被等待老师训话的样子,他有些好笑地说:“真的?”

 

“真的!”阿尔弗雷德拉着亚瑟的双手,“我以后听你的话都不吃蓝蓝路了,我会好好减肥的!”

 

亚瑟憋着笑装作一脸严肃的样子,“这可是你说的。”

 

 

“所以你原谅我了?”阿尔把身体往前探,“亚蒂?”

 

“我可没说我原谅你了!……你不要自作多情!”亚瑟把头转向另一边,“只是暂时原谅你而已……不要以为你的忏悔可以打动我……”

 

“那就是原谅了嘛!”阿尔弗雷德笑道,“亚蒂要是再坦诚一点就好啦!”

 

“哦?”亚瑟歪着头看他。

 

“坦诚,当然坦诚,只不过是在床上的时候……”

 

“闭嘴!!我不想原谅你了!!”亚瑟朝阿尔的肚子挥了一拳。

 

“亚蒂你的脸好红啊哈哈哈哈!好可爱!”

 

“吵、吵死了!吵死了!……我肚子饿死了!”

 

“那我们去弗朗西斯那里吃晚餐吧!”阿尔拉着亚瑟的手往前跑。

 

当弗朗西斯看到出现在自己餐厅的某两人时,他趴在马修身上向马修表示自己心里很苦。

 

“小马修……哥哥我……可能要破产了……”

 

马修苦笑着安慰他。

 

“先生,你别太难过……”

 

阿尔弗雷德转过头问亚瑟,“亚蒂,弗朗他怎么了?”

 

“可能……被哪个女生拒绝了吧。”

 

“哦……”

 

==============

“诶――所以他们又在一起了吗?真讨厌呢――”伊万将王耀圈在怀里,将头靠在王耀肩上。

 

王耀咬着薯片坐在地上玩游戏,看到游戏机屏幕显示的‘Gameover’字样,便把游戏机扔到一旁,拿起一包虾条边吃边说:“伊万,你这种想法不好,咱们不能这样想对不对,毕竟他们是以闹别扭为前提的分手,和那些分道扬镳的分手的性质是不一样的,他们还互相爱着对方,你懂吗?”

 

“那你和斯捷潘呢?”

 

“……”王耀沉默了一会儿,放下虾条站了起来走向厨房,“我们吃饭吧。”

 

“对不起……”

 

“没事……伊万,你不用道歉。”王耀转过身,伊万惊讶地抬起头看他,王耀笑着伸出手,“起来吧,我们今晚吃火锅。”

 

“小耀……”伊万拉住王耀的手站了起来,突然把王耀抱住,“我最喜欢你了……最喜欢你了……我不会让斯捷潘抢走你的,绝对不会。”

 

王耀揉了揉伊万脑后的头发,“好。不过我的肚子好饿……我们可以先吃饭吗?”

 

“要把你的弟弟妹妹他们叫过来一起吃吗?”

 

“诶?”

 

“我们两个人吃太冷清啦……把他们叫过来才热闹嘛!吃火锅不就是要大家都围在一张桌子上吃吗?”

 

“啊啊啊伊万我太爱你啦!”

 

“诶嘿嘿///////”

 

===============

“啊――这件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再也不用看小亚瑟要杀人的表情了,感谢上帝!”弗朗西斯叹了口气,“只是苦了小马修你啊……亚瑟那家伙喝醉了就把你当成阿尔弗来出气。”

 

马修摇了摇头,“没事的,现在他们不是和好了么?”

 

“是啊,得亏他们和好了,”弗朗西斯拍了拍马修的肩,“想吃什么?”

 

马修愣了一下,“诶?”

 

“我亲自下厨。”弗朗西斯冲他眨了眨眼,“帮我试试新菜品。”

 

“好的先生。”

 

====================

“哥,亚瑟先生和他男朋友复合了吗?”王梅梅用筷子夹走王嘉龙碗里的牛肉,王嘉龙拿着勺子在半空中拦下王梅梅的筷子。

 

“是啊,现在小两口好的不得了。”王耀给王濠镜盛了一碗汤,王濠镜双手接过,王耀往王濠镜碗里夹菜,“一个傲娇得要死,另一个是伪KY……唉……”

 

“但是在感情方面他们俩似乎都傲娇呢。”王梅梅眼巴巴地看着王嘉龙抢走了那片牛肉,“大哥,那个混蛋跟我抢牛肉!”

 

“明明就是你从我盘子里夹走的好不好!这个锅我不背嘿。”王嘉龙朝她扮了个鬼脸。

 

“哎哎哎!别动手哈,要动手的话就去外面打,外面场地大,家里可经不起你们折腾,这一套餐具可要好几千,打坏了你们赔啊。来来来,梅梅你别和嘉龙抢,你抢不过他。”王耀用漏勺舀起锅里的牛肉放到王梅梅碗里,又舀了满满一勺子的牛肉给伊万,“这是给万尼亚的!~”

 

“谢谢小耀!~”

 

“噫――都结婚了还这么甜,不嫌腻啊?”王嘉龙撇了撇嘴,用手肘撞了下旁边的王濠镜,“赌神,我要吃东坡肉,你帮我夹一块呗。”

 

“好。”王濠镜起身帮王嘉龙夹了一块肉放进他的碗里,“小龙……”

 

“啥事儿?”王嘉龙从碗里抬起头。

 

“梅梅又偷夹了……”

 

“啊!!!王梅梅!!!”

 

“镜哥你提醒他干嘛!”

 

“咳咳……嗯。”

 

“哎你们别吵啦锅里还有啊!”

 

“吃我一击!”

 

“哈!”

 

“小耀的弟弟妹妹们很可爱呢。”

 

“哎呀伊万你还坐着干嘛赶紧来拉开他们啊!”

 

“哦!”

 

 

END


评论 ( 6 )
热度 ( 75 )

© 兴欣网吧前台网管小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