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太大了我听不清

做一条很闲的咸鱼。【没人催文不想更了……】

[白起×我]《论助攻变原配的可能性》【10—16】

[欢乐向]

[脑洞大开的产物]

[这位白司机请你车速慢点]

[关爱老宁人人有责]

1—9章在这里:http://caidaojun.lofter.com/post/3e2eac_1224ca1b

10. 
那个伤了老娘的混蛋应该是被控制住了,不然我也不会被人粗鲁地抱着,耳畔呼啸而过的风证实了那个人抱着我正在天上超速行驶。 
会撞到飞机吗?我想着。 
“卧槽……这位大兄弟,你能不能……温柔点儿啊?疼死我了……”我脑子里一片混沌,痛觉占据了意识的绝大部分,根本不知道自己此时在胡乱说些什么。 
那个抱着我的大兄弟没说话。 
得,警局什么时候混进了一个哑巴?让他退群吧。 
“大兄弟,你说……我会不会死啊?我,我不能死的啊……咳!……白起那家伙还没……还没嫁出去呢…” 
“都这样了你能不能别贫了?” 
这声音和白起有点像啊? 
我叹了口气:“不行啊,我要是不说话,怕是……再也不能说了。” 
“那成!你继续说!我听着!” 
我没精力说了。 
我感觉到我的生命正在不断地流失,意识也在缓慢地从我的大脑里抽离。 
那一刻我莫名地害怕了起来。 
 


11. 
“喂!宁老大!宁佩慈!你能听到我说话吗?!”我仅存的几缕意识在几次摇晃中缓了过来,我痛苦地皱着眉头。 
“司机师傅……车开慢点儿,我晕车。” 
“……我没开车!” 
这司机师傅还挺凶哈。 
恍惚间,我好像梦到了白起和悠然的婚礼,我握着悠然的手声泪俱下:“悠然啊,我代表我们警局感谢你收了这个妖孽,也恭喜你,终于和白起在一起了!”边哭还边说,“悠然这颗大白菜居然被一头猪给拱了……” 
我不好意思说我是因为伤口太疼才哭的,但是……有一个地方却比伤口还疼。 
我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12. 
我艰难地睁开眼睛,往左看,是距离的老王,往右看,是韩野,两人一见我醒来,一个连忙按下床头的护士铃,另一个,则是打电话。 
“白哥!!老宁醒了!!” 
………谁老了?! 
我对着他无力地翻了个白眼,强忍着内心无数句脏话,开口问道:“我………” 
很好,太久没说话,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Fine.我选择放弃。 
“嗯?老宁你想说啥?你戴着氧气罩我听不见。” 
韩野你大爷。 
 


13. 
白起同志不愧是拥有Evol的风系男子,不到五分钟便出现在病房里。 
But为什么他还是一脸不爽? 
我好歹还救了你啊喂你有什么好不爽的? 
在他要开口的时候,刚好医生和护士过来了,检查了一下我的状态后,和白起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就走了。 
医生您走之前好歹帮我把氧气罩拿下来啊! 
我看着白起一脸冷漠地问道:“醒了?” 
……不,我突然觉得好困。 
白爱卿请回吧,朕乏了。 
 


14. 
老王因为警局还有事就先回去了,而韩野那小子为了保命,早在白起过来之前先溜之大吉。 
卧槽说好的队友爱呢?!队友爱呢?!还能不能有点儿人性了! 
我点了下头,就当作是对白起的回答。 
“有什么想问的吗?”他拉过椅子坐在旁边。 
我又点了下头,问他我家萨摩饿死了没。他能不能听到不关我事,问题是这考验的是我们警局同事之间的默契度。 
(白:什么乱七八糟的。 
“活得好好的,下一个。” 
我又问:我躺了几天? 
“一周。还得有两周你才能出院。你爸妈前些天来过,昨天刚回去。”白起靠着椅背,懒懒地看着我,“接下来该我问你了,你可以选择回答或者是不回答,反正你不回答我也当作默认。”

……那你还让我回答个屁。


15. 
白起皱着眉,犹豫了很久才开口问道:“你那天为什么救我?” 
问这种问题小白同志你是不是傻?换做别的同事也会救你的好吗?这是战友情啊! 
于是我翻了个白眼,懒得回答。 
可能他也觉得那个问题问得有点蠢,便换了个问题。 
“你是不是喜欢韩野?” 
我差点没从床上掀下来。 
喜欢韩野?我吃饱了撑着才回去喜欢他,没揍他就不错了。 
突然感觉背上传来阵阵刺痛,我皱着眉倒吸了口气,可能是动作太大拉扯到了伤口。 
好的,I'm fine. I'm OK. 


16. 
白起几乎是在我皱眉的同时按了护士铃,护士过来把我调成侧面,检查了伤口,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伤口裂开了,要重新缝合。 
“像这种不安分的病人,以后我们医院可能要准备几副手铐和固定带了。”护士一边熟练地帮我缝合伤口一边损我。 
护士小姐你就别补刀了成吗?我可是病患啊病患!! 
心好累。


tbc.

======

接受警局一哥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吧老宁。

给宁老大点个蜡。

评论 ( 3 )
热度 ( 109 )

© 风太大了我听不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