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太大了我听不清

做一条很闲的咸鱼。【没人催文不想更了……】

【李泽言×我】

【一发完】

【各位李太太新年好啊。】


“鹿鸣,起床了。”李泽言伸手推了推裹成肠粉的我。

我艰难地把手从被窝里伸出来,闭着眼摸索着手机,在触碰到手机冰凉的金属外壳时,我哆嗦了一下。

卧槽好冷。

我眯着眼看屏幕,八点刚过一分钟。

很好,还早,继续睡。

我把手机扔在一旁,裹紧了被子,整个人缩进了被窝里。

下一秒,李泽言的手就钻进被窝里抓着我的腿,冷空气伴随着被子掀开的一角灌了进来,温暖的被窝瞬间变成了冰窟窿。

我瞬间就被冻醒了。

“今天是元旦。”我瘫着脸,整个人仿佛被吸光了精气。

“嗯。”李泽言点了点头,我把他的手从我腿上拿开。

“……公司放假休息。”

“是的。”李泽言又点头,眼底尽是遮不住的笑意,我把腿缩了回去,重新盖上被子,坐直了身体和他面对面。

“所以大宝贝儿你不多睡一会儿,这么早起来是有什么计划吗?”因为醒的有点早,我的眼睛开始一阵阵地酸痛,我揉了揉太阳穴,试图让自己更清醒。

这个男人,自从跟我在一起了之后,一天比一天幼稚,一天比一天爱撒娇,要求我对他的称呼一个比一个肉麻,我都开始怀疑这跟我以前认识的那个不苟言笑的李泽言是不是同一个人了。

可能也是被什么妖魔邪祟吸了精气吧。

“新年的第一天,我们出去走走吧。”他捏了捏我的脸,“去洗漱,我去做早餐,换完衣服过来吃。”

说出来的话根本没有让我拒绝的余地。

他说的是陈述句没错吧?

All right.既然大宝贝儿想和我一起出去走走,那就走走呗。


我洗漱完换好衣服走出来,就看到餐桌上的粥和一些小菜。

盘底的图案一个比一个还要cute,我在心底偷偷笑了笑。

二十八岁的男人还这么可爱,这应该就是悦悦她们所说的“反差萌”了吧?

“还不坐下吃,在笑什么?”他略不满地看了我一眼,发现我是在笑盘子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窘迫。

“这是合作伙伴送的,我对这种可爱的图案没有兴趣。”

我笑得更开心了。

“……咳,好的呢,我知道啦。”

他瞪了我一眼,我乖乖坐在他对面,他用筷子把菜夹到我碗里,我刚想开口说我不喜欢吃青菜,他一脸严肃地在我说话之前就把我嘴边的话全给堵回嗓子眼儿里去。

“不许挑食。”

“我……”我放下碗筷刚想和他争论。

“不喜欢吃也得吃。”

我站了起来。

“听话。”

哦,好的。

我又坐下去默默把碗端了起来,皱着眉头把碗里的菜全吃掉。

这人啊,该怂的时候就得怂。

向恶势力Boss低头一分钟。


“你说出去走走,走哪儿去?”我坐在玄关系好了鞋带,站起来整理好衣服。

“随便走走。”他拉着我的手就出了门。

下了一晚上的雪,虽然雪量不大,但地面上还是积了一层。我和李泽言走过的地方留下了并排的两串鞋印。

“你今天怎么穿得这么厚?”他有点好笑地看着我,“看你在家里穿挺少的。”

我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那是咱家有暖气,在外边儿要是穿一两件,还不得冻成冰雕…这上了年纪啊,就得多穿点。”

“上了年纪?”他挑了下眉毛,“你这是在变相说我吗?”

我往旁边挪了一点,跟他拉开了点距离,笑嘻嘻地点头。

“是呀是呀。”

他轻哼了一声,“是不是最近太惯着你,都能上房揭瓦了?嗯?”

我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下意识地想转身就跑,但是发现自己已经被他从后面抱住,身后传来他低沉的笑声。

一下,一下地敲击在我的心上。

“还想跑?你以为…你能跑得了吗?”他轻轻咬着我的耳垂,富有磁性的声音就这样毫无阻碍地传进我的耳朵里。

卧槽……这太犯规了!

不管怎么样,先道歉了再说,不然晚上肯定会被大刑伺候。

“我……我错了。”

“嗯,错哪儿了?”

“我不该变相嘲笑你年纪大。”

“还有呢?”

“我不该上房揭瓦,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嗯……态度还算诚恳,原谅你了。”

我面无表情地低头看了一眼。

“那请问,你能把你的手从我衣服里拿出来了吗?”

“…………”



傍晚回家时,我俩手上都提着东西,只不过他提的重了点,我提的轻了点,总的来说还是买了不少。

“晚餐想吃什么?”他问道。

“你做什么我吃什么,青菜少点是最好不过了。”

这一天走下来,我整个人都蔫了。而我身旁的这位,则精力充沛地好像可以去游乐场玩N轮过山车。

我的精气一定是被他吸走了,一定是。

这个磨人的老妖精。

嘛……新年,姑且就这样过吧。

挺好。


评论
热度 ( 22 )

© 风太大了我听不清 | Powered by LOFTER